荠秸

[r76]守望日常??

加比莱耶斯的偷袭又失败了

其实他是被对方生物立场的光圈吸引过去的。

奶棒的附近一定有老爸(by某不愿透露姓名的网瘾少女语),而对死神同学来说,奶棒则是自己即将面对宿命之敌的暗喻,他认为他只能躲在苍(shuai)白(qi)的面具后痛苦的接受这样的命运,毕竟他还认为错的不是他是这个世界。

他费力的抬起一只手(爪子手套好重),对着奶棒的星星光效做了一个抹脖的动作,接着推了推骷髅面具纠正它的位置,然后从斗篷内侧的all of地狱火中抽出两把,提着散弹枪飘飘忽忽的准备过去直面他残忍的命运。



命运它确实挺残忍的。

哪个死神会想在绕(tou)后(re)的时候遇见法鸡?不过面前的这只稍微有点懵逼,一路走地的就向他开炮。

哼,你们这些愚蠢的法鸡,爸爸有e。

事实证明走地鸡的火力仍是不容小觑的,死神的双枪刚完成胸前交叉,连脚下的黑烟都没来的及冒就瞬间被火箭炮的余波打断了,让你装逼装那么长时间,活该。

被波及的还有死神旁边的高墙,以及墙旁边的大量房屋。

废砖瓦片下的死神视线受阻,其主要原因是他的面具还是歪了,他决定等回去之后要把面具改成头盔。

看不见的死神听到一阵疑似拍打羽毛的声音,接着是黑皮女人焦急解释的声音,然后就安静了好一阵子。

脚步声响过来了。

砰,

消灭了 死神 40

啧,我也就这样到此为止了么。













前暗影守望首领觉得很轻松,自己仿佛已经不再那么沉重了。


莱耶斯醒来发现自己被卸了装备(主要是地狱火们)躺在疑似医务室的地方,旁边坐着麦克雷。

曾经的徒弟对他说了三个字

哈哈哈

……………麦柯基你被削弱了你造么?


医务室的大门碎了,愤怒的天使直接用天使之杖把他俩揍成了智障,然后一人一脚踢出去完成双杀。

牛仔的缘分到了被捡走了。

死神的缘分还在楼上。

猎空闪过去了,

dj滑过去了,

源氏………源氏不知道怎么过去了,

死神决定还是自己去找宿命之敌。











士兵76觉得今天很奇怪,他明明在那么明显的位置放了生物立场,但那个总来找茬的中二病却一直没出现。

然后身后的墙突然塌了。

墙塌了之后他看见了法芮尔,还有急忙赶来的天使。他看见她们争论了一会儿,然后天使掏出小手枪向某个地方走过去开了一枪,又带着垂着脑袋的法老之鹰飞走了。

他觉得哪里不太对。

士兵76走了过去,地上果然躺着一个带着骷髅面具的傻帽,黑帽兜已经不知道被什么东西弄掉了。

他还是觉得有哪里不对。

他走过去掀开面具,直接入眼的是一片毛茸茸的短毛。

死神后脑勺get。


…………



送他个头盔比较好吧?不过会不会更暴露智商?当了好多年老爸的人习惯性的开始烦恼。






之后死神便在士兵76的房间里找到了宿命之敌,并得到了加固版面具一个。

死神莱耶斯表示这并无法弥补你当年犯下的罪过,更无法收买我,这仅仅是你赎罪的开始。

前守望先锋首领表示加比你快闭嘴吧。


END


守望日常?

半藏的箭又随缘了

源氏表示这很随意

猎空表示这很日常

黑百合表示这很可以,因为终于没人跟她对狙了,虽然她其实并不是很担心,她用狙击镜盯着的其实是那个闪来闪去的烦人精。

于是半藏又一次郁闷了,他决定去靶场闭关修炼,他才一点都不在意那个抱着他大腿哭喊着要跟他一起去的弟弟,只是摸头杀比平时温柔了些而已。

所以现在到底是怎么回事,麦克雷揽着喝的烂醉的源氏抬头看天生无可恋,他只是想来喝杯酒,怎么就让他看见了非要和别人扔飞镖的前黑道二少今多动症智械岛田弟弟,重点是那个和他连体的大胸(划掉)哥哥去哪了?话说智械到底是怎么喝酒的?

麦克雷再次表示生无可恋。

好吧我这是为了表达队友情,才不是希望他那个大胸(划掉)哥哥能看在我帮他捡弟弟的份上多和我出几次任务,而不是整天纠结于那些听天由命的箭头。

噢说实话我到底有多久没见过他了,牛仔边为某些目的捡忍者边思考上一次见到慢吞吞的双龙是什么时候。

加上上次没跟我一起出任务,再加上上上次没跟我住一个病房,再加上前无数次返回宿舍时的错过。很好,半个月了。

明明就住在隔壁怎么就能完美的错过?

算了还是快点把这个交给安吉拉吧,麦柯基看了看不早的天色。

“法拉你这次的伤口完全是因为不注意回避造成的,我很难过也很生气。”

“………对不起安吉拉我是看到敌方的死神好像要偷袭你,我忍不住才……”

“忍不住也要飞上天再开炮,走地的你不是好的你,还有死神要偷袭的是76。”

“………对不起安吉拉…”

“好了快让我看看你的伤口,把铠甲脱了,还有麦克雷你有什么事最好快点说。”

麦克雷觉得很委屈,他决定他还是不要无视女武神腿上的小手枪比较好。

“………没事,我迷路了”

牛仔顶着法老之鹰疑惑的目光,拖着已经开始哭的忍者走出了医务室。

然后…这个怎么办?

还给半藏?

然后麦克雷敲开了靶场的门(轻车熟路),刚开门就得到了飞来一箭(并没有命中)。

“你来干什么。”

视野里的男人还保持着持弓的姿势,一如既往的苦大仇深,一如既往的裸露着淌着汗的大奶。

麦克雷觉得他自己有点不太好。

“………这个还给你。”

“源氏?他怎么会在你手里?你把我愚蠢的哦豆豆怎么了!?他怎么不说话!!?”

岛田半藏弟控模式on

“………他不是在我手里是我在酒吧看到他带回来的,他确实挺愚蠢的喝大了跟人飙飞镖,我并不知道他为什么不说话。”

麦克雷觉得他摊上这兄弟俩就是摊上各种意义上的两个大麻烦。

“………所以源氏到底怎么喝酒?”

麦克雷忍不住了。

“………我不知道”

“…………”

“…………”

“………我把他送回去吧。”

“………麻烦你了”

“要不要顺便一起回去?”

“……也好。”

半藏才不会说他也很久没有看见这个男人了。

两人一智械往宿舍走去。

打开智械的门,丢进去,关门。

呼……午时已到

麦克雷终于向自己朝思暮想的人扑过去了。

半藏表示这不可以,房间就在旁边(是的他们三个房间挨着,天知道是谁安排的宿舍),至少我们应该进去。

麦克雷表示只要一个拥抱,一个拥抱就好,抱一下之后他就马上把眼前的人推进房间操进床垫。

“溜金咯开哦克拉!!”

源氏突然开着大从门里冲出来了,

“放开我尼桑!!我等你漏出马脚很久了!!”

“……………”

“…………所以你在酒吧装醉就是为了让我把你捡回来然后看我怎么对待你哥哥?”

“尼桑平时一直提起你!所以我一定要保护尼桑的贞操!”

…………这他妈什么逻辑,虽然不得不说这小子的直觉挺准的。不过,孩子,你尼桑的贞操早八百年前就没了。

“………进去吧源氏,你醉了。”

“不尼桑我根本不能喝酒!”

“是的,但是你醉了。”

“可是尼桑!!”

冲出来的源氏又被关回去了,麦克雷看见半藏眼里其实是有那么一点心疼的,但是他打算忽略不计。

小子,一路上那么沉,就用你哥的胸来还吧。